在中央人才工作会议之后召开这场汽车行业人才高峰论坛讲了哪些内

发布日期:2021-11-23 02:04   来源:未知   阅读:

  9月27日—28日,中央人才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这是继中共中央、国务院2010年召开全国人才工作会议之后,在人才工作领域举行的最高规格会议。会议明确了新时代人才工作的指导思想、战略目标、重点任务、政策举措,也发出了加快建设人才强国的动员令。

  恰逢其时,9月29日,由中国人才研究会汽车人才专业委员会主办、安徽江淮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作为官方合作单位的“2021年理事会年会暨中国汽车人才高峰论坛”在合肥开幕。这次会议可以说是中国汽车行业最早、最快贯彻落实中央人才工作会议精神的一次动员会、工作部署会。

  中国人才研究会汽车人才专业委员会理事长朱明荣指出,新汽车产业带来了人才需求,企业人才布局也在发生变化。比如,上汽在新四化浪潮下对技术人员的要求主要集中在软件、算法、芯片等不同领域。上汽零束近期推出的143个岗位招聘,90%为软件、算法等新四化相关岗位。

  据悉,今年以来,在汽车行业,自动驾驶研发、智能座舱设计等岗位的需求同比增幅已经超过1.8倍。从薪酬体系来看,小鹏汽车的资深算法工程师月薪3万元;理想汽车给智能座舱高级系统工程师的月薪最高达6万元;蔚来汽车招聘智能人机交互的首席系统架构师,月薪高达8万-11万元。

  新一轮的人才大战,凸显了新汽车产业的强大吸引力和行业人才的紧缺现状。朱明荣提到,在数字化变革时代,薪酬激励创新对于人才的选择与留用非常关键;同时,组织自身也需要具备敏捷、迭代的特性。在国内人才紧缺的情况下,出海寻找高端人才加盟或在海外软件人才聚集地设立分部招聘本地人才是招聘人才的重要途径。

  当下,软硬人才融合成为新时代汽车人才新课题。“面对软件人才的紧缺,更好地发展培养核心软件人才,车企要改变组织架构和研发体系,有必要对相应的软件板块进行剥离,即软件团队既相对独立,又与硬件团队有效连接,应用互联网企业的管理模式和敏捷开发流程给人才松绑,并给予他们施展才华的舞台。” 朱明荣说。

  “招人难、留人难”,是汽车行业人力资源招聘面临的普遍问题。嘉道咨询创始人时傲兵表示,一方面,受疫情影响,车企招人越来越难,招聘Offer的转化率和接收率越来越低。另一方面,车企人员流失显著,今年1—3季度,汽车人才流失率已经超过了2020年全年水平。特别是在智能驾驶、移动互联等热门岗位上,主机厂的人才为净流出。

  在这样的情况下,当下软件人才的需求在快速膨胀。时傲兵提到,据不完全统计,汽车软件人才目前的需求量与供给量之比为10:1。现在高校加强了基于硬件的软件人才培养,但整个培养周期在3-5年左右。据测算,2025年,智能网联人才需求会从今年的20.9%增长到28.1%,人才净缺口为3.7万人。

  记者了解到,通过调查90多个企业,几万份信息分析,并利用教育部平台做校企业分析,再针对企业做的大量访谈,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发布了《智能网联汽车人才需求预测报告》,展现了目前智能网联汽车领域人才的全景。

  中国汽车工程学会专务秘书长张宁提到,企业现有的研发人员中,具有专业交叉、多学科背景的专业技术人员偏少,“懂汽车+懂IT”的复合型人才极度缺乏。由于IT产品开发和汽车产品开发,在思维方式、工作语言、研发流程方面有很大不同,使得两类专业背景工程师在工作中难以有效沟通。为解决当前难题,企业已经开展了大量培训,但效果显现尚待时日。

  “智能网联汽车人才已经成为汽车人才队伍中不可缺少的群体。在未来一定时期内,社会对这一领域人才的需求仍将大大高于其他专业领域。因此,智能网联汽车人才队伍的建设是一场持久战,需要企业、高校和各方面社会力量的共同努力,也需要我们有更大的信心、耐心和恒心。”张宁说。

  当下,中国汽车产业呈现出的几个特点值得关注。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最新销量数据,1—8月,我国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渗透率提升至近11%,8月新能源乘用车渗透率更是接近20%;欧洲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快速发展,给中国新能源车出口带来了较大增量。

  在市场取得骄人成绩的背后,是造车新势力和传统势力对汽车行业的敬畏,对汽车人才的尊重。“企业要善于整合包括人在内的资源。最终归结到一点:人是最重要的。”中国人才研究会汽车人才专业委员会名誉理事长、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付于武强调。

  硬实力、软实力,归根到底要靠人才实力。谁拥有一流人才,谁就能在科技创新中占据优势。中国人才研究会汽车人才专委会原常务副理事长贾忠杰指出,汽车行业要牢固树立人才引领发展的战略地位。尊重人才成长规律,加强人才投入,营造有利于创新创业的良好环境。加快形成有利于人才成长的培养机制,有利于人尽其才的使用机制,有利于竞相成长各展其才的激励机制。

  国家信息中心副主任徐长明认为,汽车产业格局的变化对人才工作带来了三点启示。第一,企业要吸引和培养高端智能化人才,且必须同步具备软硬件高端人才。比如特斯拉,既拥有全球顶尖的硬件人才,也拥有软件人才。第二,企业要自己培养既懂智能化又懂汽车的软件人才。第三,企业要有让各类人才发挥作用的机制。

  在中央人才工作会议召开后,对于企业而言,如何结合汽车产业大变革的背景,打造属于自己企业的人才队伍非常重要。

  “对中国汽车产业来讲,2021年是新拐点的到来。这个拐点是结构性的,意味着要开启一个高质量,绿色发展的新时代。”在付于武看来,“双碳”目标的确定,是中国汽车产业转型、适应百年未有之大变革的顶层逻辑,中国汽车产业必须按照这个逻辑重新思考、重新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