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高校科技成果转化难 对策:让老师高管换岗

发布日期:2021-11-24 23:12   来源:未知   阅读:

  本报海口8月26日讯 (记者程娇)记者今天从省科技厅、省财政厅共同举办的海南省重大科技项目启动仪式上获悉,海南省首批23个重大科技项目自今天起正式启动实施。项目实施期为3年,省财政首批安排预算经费1.5亿元,财政投入资金与企业投入资金之比为1:15,总投资80亿元。项目完成后将获发明专利60件以上,并产生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成为海南省新的经济增长点。

  海南省有高校研发出微冻罗非鱼片加工关键技术,被岛外一家企业应用到生产中。本报记者李英挺摄

  政府主导体制存缺陷,市场发育不成熟,使得一些前景看好的科技成果待字闺中;高校科技创新动力不足,成果不接地气;不少企业缺乏引进先进技术的意识……高校科技成果难走出象牙塔,原因诸多,转化难也导致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的恶性循环。

  这些问题倒逼我们更有针对性地去探求出路、打通瓶颈,使高校与科研机构、企业一道,为海南省的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更强有力的智力支撑。

  海大与昌江开展“校县合作”模式,改善高校科技成果闭门造车、不接地气的特点,提高了科研工作的针对性

  一提起今年的收成,昌江十月田镇保平村打标岭芒果种植户王前陆就笑得合不拢嘴。“原来一株树最多产100斤芒果,今年每株产量可达120斤。换冠后,以前每斤卖1块7的‘台农’,现在变成了每斤卖4块2的‘红玉’,用的农药也节省了40%。”当地村民王前陆说,取得这么好的效果,多亏了海南大学专家来到地里手把手指导。

  “为了让校县合作更有针对性,县里把急需帮助或优先发展的产业、项目列出清单,同时,海南大学也把学校的科技成果和服务项目列出清单,两张清单重合的部分,就是校县重点对接、合作的部分。”昌江黎族自治县副县长李湛江说。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多年来海南省“重学术研究、轻技术研发,重基础理论、轻应用价值”的科研导向仍未得到扭转。一些科研人员将心思主要放在提高科研论文水平和追求科研成果获奖上,“闭门造车”多,成果不接地气、针对性不强。

  “订单式”科研提高了高校科研工作的针对性,科技成果的转化应用成效比较明显。据了解,海南大学有20多个二级学院,学校计划让全省19个市县都有对口合作和服务的学院。比如,园林园艺学院对口服务昌江,农学院对口合作乐东,由固定的学院负责协调沟通该市县与海南大学的全面合作,提高科研的针对性。

  此外,今年海南大学还投入500万元,首次设置社会服务专项经费,资助16个项目,其中人文社科类5项,理工农类11项。让学校老师不仅能带技术,还能带资金下去,更好地实现科技成果的转化。

  省科技厅在调研报告中建议,要坚持财政研发投入的产业化导向,坚持面向产业需求和市场需求,合理布局基础研究、应用研究、试验发展和成果转化的经费投入结构。财政科技投入资金应尽可能围绕满足产业需求进行科研项目立项安排,一些重大科技专项尽可能由企业或有产学研合作平台的院校或企业承担。

  “政府的导向非常重要,给一点雨露,就会灿烂。”省科技厅党组书记叶振兴举例说,今年8月,海南省首批23个重大科技项目正式启动实施,省财政首批安排预算经费1.5亿元,按照财政投入资金与企业投入资金1:15的比例,将拉动80亿元的经费投入。

  科技成果难接地气,现有职称评定制度饱受诟病。不少高校老师认为,多年来海南省“重学术研究、轻技术研发,重基础理论、轻应用价值”的科研导向未得到扭转,科技成果转与不转一个样。

  海南大学科研处副处长黄梦醒建议,建立有利于应用型科研成果产出、转化和推广应用的评价机制。对高校从事成果转化的科技人员进行考核评价和职称评审时,重点考评其所产生的经济、社会效益。支持、鼓励科技人员到企业与科研院所、高校之间双向兼职。

  此外,海南省当前实施的科技成果奖励制度还是依照1998年出台的《海南省科技成果转化奖励办法》。不少高校老师认为,在新形势下,要围绕海南省产业发展需求,有针对性地加大对科技成果转化的奖励力度。

  海南省现有两个省级中试基地,在建的一个层次更高、范围更广的综合性“孵化器”明年初可迎企业入驻

  中试是中间性试验的简称,是科技成果向生产力转化的必要环节,成果产业化的成败很大程度取决于中试的成败。要实现科技成果转化与产业化,需要建立中试基地(即“孵化器”),通过必要的资金、装备条件与技术支持,对科技成果进行成熟化处理和工业化考验。

  长期以来,海南省对中试环节重视不足,资金投入少、中试基地支撑不足。而大多数高校及中小企业,由于人力、物力和财力的限制,又很难独立建立中试基地。

  海口国家高新区管委会主任朱东海介绍,目前海南省有两个省级“孵化器”,一个设在海南国际创意港里,一个设在海南生态软件园里,前者以“孵化”文化创意项目为主,后者以“孵化”软件科研项目为主。

  在省科技厅支持下,现在又有一个新的省级“孵化器”落户在海口国家高新区,该“孵化”中心总投资2亿元,分两期建设,是一个层次更高、规模更大、范围更广的,可以开展医药、信息、绿色生态技术等多方面科技成果的“孵化”。

  “我们以服务中小企业为主,符合条件的企业入园‘孵化’可以免费使用厂房和设备。明年初,第一批企业就可以入驻。”朱东海说,“孵化”也有一定时间限制,如果三年还不能“孵化”成功,科技成果不能实现转化和产业化,这家企业就得离开园区。

  高校科技成果要接地气,首先就得主动向市场、向企业靠拢,了解一线的生产需求和困难。为此,建立高校与企业更为紧密的沟通合作长效机制尤为重要。

  记者了解到,海口市科工信局与海南师范大学今年6月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包括合作设立“海口市产学研协同创新中心”、合作建立“海口市科研仪器设备共享平台”、“创新学企培训形式,促进校企人才交流”等内容。通过合作,促进校企之间的信息交流,让高校多了解企业想要什么,让企业多知晓高校的科研优势和技术成果。海口市科工信局还将把海南师范大学的科技成果简介印发成册,向全市相关企业发放。

  在海南师范大学分析测试中心现有资源基础上,10月30日,海口市科研仪器设备共享中心在海师桂林洋校区揭牌,可为海南各高校、科研院所、医药卫生、材料和食品等部门和行业企业提供分析测试服务。

  海口市科工信局主要负责人表示,科研仪器设备共享中心提供了一个资源共享的平台,有利于扶持更多企业转型升级、发展壮大,促进产学研一体化发展。

  海南师范大学副校长林强透露,海师目前正在研究制定新的考核管理办法,尝试通过“学术休假”、允许老师到企业兼职等方式,鼓励老师深入企业和市场,以解决生产中遇到的关键性技术难题为目标,寻找更贴近实际需求的科研方向和项目。通过改变考核管理办法,使企业与高校老师沟通形成常态化。2021-11-24国际足球比赛日是否代价太大

  姜宏是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获得者,自2011年被引进到海南大学至今,他一直是双重身份,既是海南大学材料与化工学院副院长,又是海南中航特玻材料有限公司研发中心主任。

  “当初选择来海南,除了看重海南的生态环境、自然资源,以及海南大学不断上升的发展空间外,最吸引我的就是海大和中航特玻‘高校+企业’的独特人才引进方式。”姜宏说,这样他既能在高校教书育人,又能帮企业解决实际应用中的技术难题,个人价值可以得到更大发挥。

  在海南短短两年时间,姜宏在海南中航特玻和海南大学分别组建了两支研发团队,建立了研发平台,一边进行项目研发,一边培养创新型人才。在他的努力下,海南大学与中航特玻合作申报的海南省特种玻璃及深加工工程研究中心,以及海南大学牵头申报的海南省“硅酸盐与特种玻璃”重点实验室均已批准筹建。

  像这种“高校+企业”的人才引进方式,不仅有利于吸引高层次、领军型人才来海南,而且这种“双重身份”本身就很好地将产学研结合在一起,有利于高校科技成果就地转化。

  朱宁文是英国皇家整形外科学院院士,英国布里斯托大学整形再造外科博士,他所承担的“再生医学及皮肤组织工程”项目将给烧伤、皮肤整形等患者带来希望。目前,他的成果已在英国、江苏等国家和地区转化应用,产值上亿元。

  “这样的高层次人才,光靠高校是吸引不来的,必须要与产业化挂钩。”海南医学院科研部副主任谢毅强说。海医为其搭建创业平台,设立了研发中心和临床应用中心,目前正在抓紧建设中。

  据介绍,当前海南省科技中介组织主要是行政单位下属的事业单位,在技术转移方面,仅仅进行简单的信息发布和行政事务办理,对行政单位依附性强、独立性差,不具备运作和经营的能力,难以满足市场和创新主体的需求。

  同时,海南省高校又基本没有设立技术转移中介组织,科技成果难以“出口”。一些科技成果的转移由研究人员进行私下转让,容易出现法律纠纷。

  在科技中介的培育上,一些外省有较好经验。比如,浙江省明确提出鼓励各类单位和个人以货币、知识产权等出资成立公司制或合伙制的科技中介服务机构;鼓励教职员工和科技人员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前提下,在业余时间领班和参与创办各类科研中介机构。规定“除保留少量由政府资助的面向社会提供公共服务的非营利性机构外,绝大多数科技中介机构要以民间投资为主……”,同时还加大了对科技中介组织的税收减免制度。

  一些受访对象建议,海南省不妨借鉴外省的做法,鼓励科技中介机构走市场化、专业化、产业化的路子,鼓励科技中介机构参与产学研创新体系建设,逐步建立由技术、市场、资金紧密结合的中介服务产业链。

  林强透露说,学校正在探索研究相关办法,计划成立学校资产管理委员会,负责统一管理学校科技成果转化等方面的工作。

  在采访中,不少科技型中小企业负责人向记者感慨,由于新技术、新产品的专业性很强,许多金融机构和风险资金难以准确评估其经济价值和市场前景,所以很多高新技术得不到急需的资金支持。融资难,是海南科技型中小企业普遍面临的困难。

  针对这一情况,海南省也做出了一些探索。2012年5月,建设银行老城开发区科技支行在海南生态软件园区成立,这标志着海南省首家科技和金融合作的专业支行正式成立。

  从省科技厅调研情况看,海南省科技银行仍处于起步阶段,加上支持高新技术产业的信贷政策没有突破,信贷门槛过高,信贷产品不足等原因,支持成果产业化的信贷机制仍没有建立。

  省知识产权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海南省有关部门正在探索知识产权质押贷款相关政策,积极推动科技保险和知识产权质押贷款业务。“今后,缺少资金的小企业和个人可以通过专利技术等知识产权抵押贷款的形式,从金融机构获得转化成果所需资金。”该负责人说。

  一些业内人士建议,政府要探索设立专门的知识产权质押贷款专项基金,补充商业银行开展知识产权质押贷款的额外风险。同时,要完善科技型企业信用评价机制,引入第三方权威评估机构。

  自2009年国务院同意中关村科技园区试点股份和分红激励政策以来,吉林、甘肃、武汉、合肥等省市先后出台了相关政策,允许本辖区内高校、科研院所的科技成果可作价入股企业。而海南省的相关政策尚未出台。

  海南大学科研处有关负责人认为,由于海南省没有建立统一的科技成果分配与受益机制,高校科技人员在利用职务科技成果创新创业和成果转化上,缺乏参照性、规范性,也容易使高校、老师、企业三方在合作方式和利益分配上产生分歧。这一定程度降低了高校老师转化科技成果的积极性。

  在采访中,不少高校老师希望政府出台科技成果转化股权和分红激励政策,允许高校可以以职务科技成果向企业作价入股;允许和鼓励企业根据科技成果转化的收益对科技人员或团队采用股权奖励、股权出售等方式,实施股权激励和分红激励。